政策法规处
公 告
国务院关于新形势下加快...
教育部关于印发《高等职...
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
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新...
《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
中办国办印发《深化科技...
普通高等学校大学生就业...
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四川...
解读《四川省教育厅关于...
四川省教育厅关于加强地...
四川省教育厅关于印发《...
四川省教育体制改革领导...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 首页>>高教研究>>课题管理>>正文
2018年高教研究成果推广之基于转型发展的地方高校辅导员队伍能力建设研究调研报告
2018-12-22 20:25 王胜男 发展规划处(高教研究所)

一、研究背景

我国高校辅导员制度从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形成,半个多世纪以来,高校辅导员作为大学生思想、学习、生活等方面的引导者和领路人,一直工作在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和学生工作的第一线。近年来,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高等教育由精英化向大众化转型,高校学生工作的环境、对象、内容和任务都发生了新的变化。社会价值取向趋于多元化变化,社会文化环境越来越开放,大学生容易在变化中迷失方向,甚至产生与社会主义育人目标相背离的方向。而辅导员在大学生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促进学生成长成才方面起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因此,在这一时期,应大力加强和改进对大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提高辅导员能力建设。

2014年5月,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教育的决定》,提出“要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等教育学校向应用型高等学校转型,重点举办本科职业教育”,这为地方普通本科院校转型做出了重要指导,也为高校转型发展期间的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提出了新要求。目前,我校人才培养也面临着向应用型、职业化的转型,在转型过程中,如何加强辅导员队伍的能力建设,打造一支高水平的辅导员队伍,把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贯彻到实处,为我校培养出高水平高素质高技能的学生,成为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二、国内外研究现状

(一)国外研究现状

“辅导员”在国外一般被称为“指导者”、“咨询者”,他们的主要工作也是以学生事务为中心,在专业知识方面给学生一定的指导与咨询。在欧美国家,他们有完备的学生辅导体制,为“咨询者”建立规范的组织机构,。“咨询者”的服务范围非常广泛,心理咨询、职业指导、日常生活、专业学习等方面都要具备。德国波恩大学教授劳舍·马丁分析了来自欧洲、美洲、亚洲等十三个国家的关于学生辅导工作人员的模式,并对“咨询者”现状、数量问题、服务模式、培训问题等方面进行比较。英国社会学家格丽妮斯对英国近30年的辅导员情况进行分析整理,在此基础上分析其工作成效问题,并提出改进对策。文迪·德来顿撰写了辅导员行动为核心内容的系列丛书,书中以生动的案例对“咨询者”的辅导技巧、辅导方法进行分析。休伊特等人从定性研究角度出发,对“咨询者”进行研究,通过对“咨询者”的访谈,指出辅导员工作十分复杂,同时也有重要的意义,这不仅体现在学生的成长方面,也表现在学校的发展方面。他也指出,由于辅导员工作的复杂性,高校必须建立完整的辅导员服务体系,通过相互间的协调与合作来完成对学生的指导。

总而言之,国外对辅导员的研究已经十分成熟,但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对学生事务工作的研究也呈现不同特点。但不论特点是否相同,各国家有一点是相通的——高度重视学生工作,并且都根据自身情况,建立一套适合自己学生事务管理的体制。与国内相比,国外“咨询者”的素质更高,能力更强,管理机构也更加健全,体制更加完善。

(二)国内研究现状

新中国成立前,中国共产党在军政干部院校实行“政治指导员”制度,对基层学员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和学习生产指导,这是我国辅导员制度的起源。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进步,“高校政治辅导员”逐步演变为“高校辅导员”,国家、社会给予他们更多的职责要求,高校辅导员不仅要对学生进行必要的思想政治教育,还要承担着学生事务管理和学生发展指导的任务。由此可见,“高校辅导员”是高校学生工作结合中国特有国情的产物,具有历史演变性、文化传承性、环境熏陶性等特点。

我国专家学者对辅导员能力建设的理论研究目前处于发展阶段。在对辅导员能力要求方面,彭庆红教授将辅导员素质归为三大类:管理能力素质、专业知识素质和个人思想政治素质,并由此构建了“工作目标”维度、“知识”维度、“价值维度”的辅导员素质三维结构。杨继平等概括了辅导员能力的16项要求:职业忠诚度、语言表达能力、沟通能力、个人魅力、应变能力、思想道德修养、组织能力、心里辅导能力、关爱学生能力、创新能力、反省认知能力、观察能力、理解和尊重学生的能力、促进学生发展的能力、原则性和参与能力。甘祝军认为构建高效辅导员能力要求应当包括六个维度,即理解和尊重学生意识、自理辅导能力、组织管理能力、事业责任心、语言表达能力和个人素质。

在对辅导员能力建设研究方面,陈瑞三提出用考核体系来引导能力建设,并提出辅导员评价的主要内容应当包括考核辅导员政治、思想、能力等基本素质。陈建波将模糊数学综合评价方法应用到高校辅导员工作业绩考核中,建立了以领导、同事、学生为评价主体的考核体系,提出评价模型,并进行验证和分析。国内专家学者对辅导员的考核内容基本上都是停留在任务绩效方面,长期性地引导辅导员应对事务性工作,对辅导员能力提升缺乏实质性意义。

在对辅导员能力建设机制的研究方面,梁燕玲从队伍结构、角色分析、工作评价等方面概括我过辅导员制度面临的主要问题,并借鉴国外德育工作经验,提出我国辅导员发展的方向,即提高辅导员素质、增强辅导员服务意识、建立科学理论指导体系、在发展完善中逐渐调整辅导员的角色定位,建立科学的管理体制,形成学校、家庭、社区相结合的教育网络。

目前,高校辅导员队伍向职业化、专业化道路发展的呼声愈来愈高,全国各地高校对辅导员人才选拔、职业定位、专业发展、职能职责、考评激励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这些研究将会有力促进辅导员队伍能力建设的提高,但是这些问题还处于研究阶段,有关保障制度和细节问题还有待深入研究。

三、高校辅导员能力建设概述

(一)辅导员

   辅导员是指从事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学生日常管理、就业指导、心理健康以及学生党团建设等方面的工作的教师。每个辅导员一般管理一个或数个班级。辅导员是高校教师团队及管理队伍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自身有着教师与干部的双重角色辅导员在大学生四象政治教育方面承担着巨大的任务在高校学生日常管理及思想政治教育方面扮演者组织者实施者与引导者的三重身份辅导员不仅要做好学生学习路上的导师更要成为学生成长路上的知己

(二)辅导员能力

辅导员能力是指辅导员在思想政治教育和学生服务工作中展现出的水平,是他在各种复杂环境中思维和实践的能力,拥有卓越的能力是辅导员开展有效工作的基础。辅导员能力的基本特征体现在思想、品质、知能、心理等四个层面上,是一种在职业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综合品质,体现了对辅导员职业内在的规范和要求。辅导员能力主要表现专业能力、方法能力和社会能力等方面。辅导员专业能力可以体现在辅导员职业业务范围上,既包括知识方面,也包括技能方面,它是通过对辅导员的专业知识、专业技能及特点的专业要求所培养起来的,专业能力是辅导员能力的核心。辅导员方法能力是指辅导员独立学习、获取知识、解决问题的途径,通过这个途径,辅导员把自身的知识转化成实际技能,最终解决问题。辅导员社会能力是指辅导员组织和构建社会关系的能力,它使辅导员能够准确感受和把握与他人的关系,是辅导员处理各类复杂事务的关键所在。

(三)辅导员能力建设

   辅导员开展各项工作的基础就是要具备较高的职业能力,它对于展现辅导员个人风采、创建良好的师生关系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加强辅导员能力建设,有利于辅导员的不断自我完善和可持续发展,使辅导员的实际工作效用性能够越来越强。同时,辅导员能力的不断提升也带动了辅导员能力建设,将辅导员能力研究的重心由过去的片面性转变为现在的全面性,从更广阔的视角下进行整体问题的研究。在辅导员能力建设中,要强调以人为本,德育为先。加强辅导员能力建设,塑造一支高素质、高水平、高涵养的辅导员人才队伍,可以有力推动高校教育事业快速进步与学生的全面发展。

四、我校辅导员情况现状

为了准确把握和了解我校辅导员情况现状,课题组在我校开展调查具体调查结果如下:

(一)辅导员男女比例协调

目前我校共为本科生配备专兼职辅导员67名。从性别结构上看,67名专兼职辅导员中,34名男性,所占比例为50.7%,33名女性,所占比例为49.3%,男女比例协调(图1)。

(二)辅导员队伍年轻化

从年龄结构看,30岁及其以下的有27名,占总数的40.3%,30-40岁的有32名,占总数的47.8%,40岁以上的有8名,占总数的11.9%(图2)。辅导员队伍偏年轻化,中年以上数量严重不足。最佳的功能状态是中年教师和青年教师比例相当,可以更好的实现实践经验的传递和继承。

(三)辅导员学历层次较高

从学历结构来看,我校67名专兼职辅导员中具备硕士学位的人数为44人,占总数的65.7%,学士学位的22人,占总数的32.8%,仅有1名辅导员为专科,占1.5%(图3)。总体来看,我校辅导员学历层次较高。这说明学校对辅导员在高校发展中的作用有着更清晰的认识,对这个不可或缺的岗位投入较多的重视,也是辅导员行业社会认可度提高的体现,越来越多的高学历、高素质人才愿意加入到辅导员队伍中来。

(四)辅导员职称偏低

从职称结构上看,仅有4人具备副高级职称或享受副高级待遇,所占比重为6.0%,其余均为中级及中级以下职称,占94%,无高级职称辅导员(图4)。辅导员队伍职称偏低,一方面反映出辅导员转岗、跳槽现象普遍存在,队伍不够稳定;另一方面说明辅导员晋升机制不够完善。

(五)辅导员专业化程度较低

从专业结构上看,67名专兼职辅导员中,无一人是思想政治或心理学专业。没有思想政治、心理学专业背景的辅导员,仅靠入职前培训和入职后参加学习班,难以提高专业化水平。

(六)辅导员流动频繁

从任职年限上看,我校辅导员中,任职8年以上的为6名,占9.0%,5-8年的为15名,占22.4%,其余45名辅导员任职年限为4年及以下,占67.5%(图5)。辅导员流动频繁,这可能造成工作环节的断裂,使各部门的工作任务衔接不上,造成工作局面混乱,同时,辅导员个人频繁转岗,也无益于专业能力的修炼,很大程度上阻碍了自身职业目标的实现。

五、我校辅导员能力建设存在问题

纵观我校辅导员队伍建设整体,在学校、社会和辅导员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一定的可喜成绩,但是随着社会对人才需求的多元化和专业化程度的加强,我校的人才培养模式也在不断的转型发展,目前,我校辅导员能力建设存在一些问题:

(一)辅导员能力建设社会认可度不高

长期以来,高校均是以教学、科研为中心,在管理上多是行正式的自上而下,这就导致不直接担任教学、科研任务,又不直接参与学校大政方针制定和管理的辅导员在学校地位比较尴尬。

认为辅导员工作是“青春饭”、“无技术含量”、“谁都可以干”的传统观念仍然在包括教育界内人士在内的人们的意识中发挥着作用。辅导员处理的多是和学生息息相关的事情,琐碎而复杂,是一项长效工作,难以在较快的时间内体现出明显的业绩,所以在身份上受到轻视,在工作中经常被当做“保姆”、“传话筒”,认为辅导员工作没有技术含量,职业认同感较低,社会认可度不高。

(二)辅导员能力建设的系统性不佳

高校是处于不断变化和发展的社会中,特别是我校在转型期间,对辅导员能力提出了新要求。而辅导员能力建设又不能及时跟进,从而造成了对全新内涵的盲视。

同时,由于辅导员专业背景不同,主观努力程度不同,也对整个辅导员队伍的职业能力有所影响。辅导员能力建设的系统性不佳,对整个队伍的研究能力、创新能力都会有巨大的影响。

(三)辅导员能力建设的专业性不足

目前,我校辅导员并没有专业化、分工化,统称为思想政治辅导员。辅导员既要做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又要处理学生的学业指导、职业规划、就业安排、奖助学金、党团活动、评优评先、违纪处理等繁杂工作。且辅导员年龄趋于年轻化,缺乏工作经验和社会阅历,往往“辅”有余而“导”不足。

从全国范围看,我国的辅导员职业能力专业化也没有真正开始,辅导员还未形成自身的核心业务,辅导员频繁转岗、跳槽,队伍不稳定。此外,辅导员待遇、晋升和奖励等渠道的不通畅,给辅导员带来消极心理,都成为辅导员职业能力的不利影响因素。

六、辅导员能力建设对策建议

(一)营造良好的辅导员队伍发展环境

1、提高对辅导员工作认可

高校要摒弃将辅导员仅仅作为“工具”使用的旧观念,把辅导员能力建设提到关系到社会稳定和学校发展、关系到学校培养后备干部、关系到学校培养未来学科带头人的高度开认识,基于辅导员队伍应有的重视和地位,增强辅导员的“归属感”和“认同感”。学校营造较为宽松的环境,对遇到有给予充分的理解和尊重,是他们感觉到社会的支持和认可,承认他们职业的特殊性,认可他们的辛勤付出。改善主流文化氛围,使公众建立起对辅导员的理解和尊重。

2、加强政策支持

党和国家对辅导员队伍能力建设工作越来越重视,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和意见措施。因此,高校不仅要对辅导员能力建设提高认识,更要着重抓好相关政策的落实,根据国家、省市有关部门的文件精神,制定相应配套措施,建立和完善辅导员队伍的各项保障制度,为全面提高辅导员能力提供政策支持和物质支持。确立辅导员也是高层次人才的观念,对教学科研和学生工作这两大领域骨干力量的培养要同时并举。

(二)建立以人为本的职业能力理念

1、坚持德育为先

德育理念是辅导员能力建设工作的灵魂,辅导员在能力建设中应注重培养坚定的政治信仰及较高的政治理论素养;具备高尚的道德情操、奉献精神和职业道德。

2、创新管理理念

在辅导员能力建设过程中要将育人能力和管理能力放到同等重要的位置,把教育溶于管理中,在管理中重视教育,才能使我校在转型发展中更好的管理育人。

3、树立服务理念

在学生教育工作中,积极转变观念,从“管理学生”向“服务学生”转型,增强辅导员能力建设的服务意识,更多的着眼于为学生发展提供服务。

(三)建立健全辅导员能力培养的长效机制

1、优化辅导员梯队建设。

在辅导员选上应尽量考虑年龄梯队的合理性、知识结构的互补性和学历层次的协调性,促进辅导员队伍的整体优化组合,保证辅导员队伍稳步发展。

2、完善辅导员培训机制。

开展形式多样的辅导员能力培训,坚持常规培训和专项培训相结合,开展辅导员工作研讨会、召开工作经验交流会、构建辅导员沙龙、举办工作论坛等方式为辅导员搭建形式多样的学习交流平台,提高培训实效性。设置合理的培训内容,增加人际交往、网络技术、心理咨询、法律常识等多方面的知识,提高培训的针对性。

3、将辅导员考评与激励、保障机制有效结合。

不能单纯的把辅导员工作评价定性为“无过便是功,有过功全无”,更不能有“干好干坏一个样”的不良风气。应将优秀辅导员纳入各级教师、教育工作者的表彰激励体系中去,树立一批优秀辅导员的先进典型进行宣传,提高辅导员工作知名度和美誉度,在绩效考评、进修学习、职称晋升等方面向优秀辅导员适当倾斜,鼓励和支持辅导员安心本质工作,使辅导员能够把自身智慧、能力和需求与职业要求结合起来创新性的开展工作。

(四)不断加强辅导员自身能力建设

1、注重实践锻炼,提高工作能力。

实践是能力发展的平台,也是能力培养与发展的有效途径。在学习、借鉴以往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将新思路、新想法应用到实际工作中去,以应对实际工作中新情况、新问题。将复杂多变的工作实践中经常出现的、共性的问题归纳总结,在实践中摸索新形势下学生工作的规律,并用于指导今后的实际工作,增强工作的预见性、针对性。

2、要进行系统的工作理论研究。

做到上要了解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下要了解学生的学习生活,外要了解当今世界局势,内要了解思想政治教育新动态,经过分析、研究,把感性认识提升到理性成果,探寻思想政治教育的规律、把握辅导员工作本质,努力向研究型和事务型相结合的方向发展。

3、要做好职业规划,不断完善自我。

根据学校发展目标,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制定出适合自己的职业生涯发展规划,并通过在分阶段的职业规划中重点抓住自身的薄弱环节,不断进行自我完善,从而使自身能力得到提高。

4、加强辅导员自身职业意识的培养。

在本质工作中不断提升自身的思想政治素养,不断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并且在道德、身心等方面全面综合提高自身综合素质,对自身职业有强烈的认同感,形成对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这样才能达到新时期对辅导员能力的要求。


参考文献

[1] 冯刚.辅导员队伍专业化建设理论与实务[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

[2] 教育部师范教育司.教师专业化的理论与实践[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

[3] 朱正昌.高校辅导员队伍建设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

[4] 王学俭,刘强.新媒体与高校思想政治教育[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5] Lunenburg, R C. Ornstein, A C. Educational Administration: Concepts and Practices(3rd). California: Wadsworth Publishing Company.2000

[6] Meyer, Marc H. Alvin P. Lehnerd. The Power of Product Plat forms: Building Value and Cost Leadership, New York: The Free Press, 1997.

[7] 独立院校辅导员队伍建设研究[D].湖南大学,2010

[8] 邹惠.高校辅导员的业务能力建设[J].高校辅导员学刊,2011,,03(1).

[9] 孙善强,郭璐,张伟佳.高校辅导员队伍能力建设中存在的问题与对策[J].科教文汇,2010,(1).

[10] 陶爱荣,高月萍.高职院校辅导员培养机制的几点思考[J].中国电力教育,2011,(5).

[11] William P. Erchul and Brain K. Martens. The School as a Setting for Consultation . Issues in Clinical Child Psychology. School Consultation, 2010.

[12] Jenny Reeves. Describing Educating Systems. Professional Learning as Relational Practice, 2010.

[12] 刘燕.高校辅导员队伍状况调查与分析[J].安庆师范学院学报,2011,(5).

[13] 李欣.高校辅导员队伍建设探析[J].经营管理者,2009,(9).

[14] 陈正芬.我国高校辅导员制度研究[D].西南大学,2013:117-118.

[15] 何小勇.新形势下高校辅导员能力结构探析——基于辅导员队伍能力建设及辅导员个人发展的双向探讨[J].高校辅导员,2011,(3).

[16] 张彦.高校辅导员职业化问题再探讨[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07,(6).

[17] 韩东,毕新华.高校辅导员职业能力的形成和提升[J].思想政治教育导刊,2011,(11).

[18] 宋清萍.高校辅导员职业能力建设的相关研究[J].科技教育,2011,(4).

[19] 董秀娜,宋月升.高校辅导员能力建设研究综述[J].成功(教育),2013,(5).

[20] 陈洪玲,徐超.国外学生事务管理与我国辅导员队伍建设探究[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2012,(11).

[21] 朱正昌.高校辅导员对区建设研究[M].人民教育出版社,2009.

[22] 文建龙:我国高校辅导员制度的缘起及演变轨迹[J].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9,(2).

[21] 王克斌,梁金霞.构建辅导员队伍建设长效机制的探索[J].思想理论教育,2005,(11).

[22] 张正武.美国高校学生教育管理工作镜鉴[J].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10,29(10).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 攀枝花学院 发展规划处